艺术展览的消费时代

2022-03-30
0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商场中的艺术展是当代消费社会的必然产物。尤其是随着“沉浸式”(Immersion)展览概念的提出,话题已经从“特展”进入到“网红展”的范畴。尤其是后者,让很多商家背负着“圈钱”的口水骂名,也引发了对流量和社交媒体打卡刷屏过度仰赖的反思。

这的的确确是这两年新兴的、正在发生的事情,目前尚且还较难盖棺定论评判其得失。不如,我们用社会学的视角来剖析这个社会发展必然阶段所产生的必然现象。

英国社会学者迈克·费瑟斯通曾在其著作《消费主义与后现代文化》中借用鲍德里亚的观点,认为进入后现代社会以来对生产的强调已经转向了对再生产的强调,也即转向了由消解了影像与实在之间区别的媒体无止境地一再复制出来的记号、影像和仿真的强调。

因此,随着社会生活的规律的消解,社会关系更趋多变、更少通过固定的规范来结构化,消费社会也从本质上变成了文化的东西。记号的过度生产和影像与仿真的再生产,导致了固定意义的丧失,并使实物以审美的方式呈现出来。费瑟斯通随后又引用瓦尔特·本雅明的观点:对本雅明来说,19世纪中期以来连续出现在巴黎及其他大城市中的新式的百货商店和商业广场,其实就是这些“梦幻世界”。各式各样的陈列商品的巨大幻觉效应,经常被转化为资本家和现代主义者的一部分寻求新奇的动机,成为梦幻影像的源泉……就这样,大城市中的日常生活具有了审美的意义。

新的工业化过程曾经为艺术走向工业提供了机会。并且,为生产一种具有新的审美情趣的城市景观,在广告、市场营销、工业设计和商业展览等领域中,各种职业也一直在不断地扩张。

于是,我们再以商场中的这些艺术展及其所呈现的风格、面貌代入,则可以理解其为一种“糖果盒”的价值。而商场作为一个消费且民主的场所,审美在此“日常化”,艺术与日常生活之间的界限坍塌了,被商品包围的高雅艺术的特殊保护地位消失了。这是一个双向的过程,或许也适用于沉浸式艺术以及未来即将出现的更多新型展览模式中。

而在20世纪20年代以来伴随着所谓现代化进程的艺术形式,那些曾经先锋的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形式乃至60年代以后以“后现代主义”形式出现的艺术中,有一种内在的先锋式的动力,任何日常生活用品都可能以审美的方式来呈现。那么,这些积蓄必然也是一种浩然的时代背景的沉淀。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再来看商场中的艺术展,或许会有新的认识和启发。商业与否并不重要,好的资本为好的艺术服务也无可厚非且也是充分条件,我们的重点应在于:在经济环境、社会环境突出之时,如何将艺术生长力调动起来,让它在公共语境中获得更强的价值、更具有持久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商场中的艺术展若做得不错的话,可以成为公共文化服务的一个可供参考实践的案例,包括可以联动周边社区共同打造活力健康的艺术生态,对于文创的开发或许也启引了一个好的平台和切入口。


(来源:美术报   有删改)